GPHG最佳表匠研製 直立式陀飞轮腕表

GPHG最佳表匠研製  直立式陀飞轮腕表 GPHG最佳表匠研製  直立式陀飞轮腕表 GPHG最佳表匠研製  直立式陀飞轮腕表 GPHG最佳表匠研製  直立式陀飞轮腕表 GPHG最佳表匠研製  直立式陀飞轮腕表

对Cyrus的印象,是源于今年Basel表展。当时在独立品牌展区中怱怱走过,被一枚外形立体,摆轮以垂直方式竖立在表盘的腕表吸引。刚好上月底製作此表款的独立製表师Jean-Francois Mojon来到香港,让大家有机会了解更多Cyrus和Jean-Francois的故事。

Cyrus是来自瑞士的独立品牌,以古巴比伦居鲁士大帝的名字命名,设计上着重科研突破和原创设计。品牌最具代表性的是其双表冠设计,主要分为Kambys,Klepcys和Kuros三个系列,均为古巴比伦时代的名字,分别是居鲁士大帝的儿子的名字、月亮和太阳的意思,而近年品牌将更集中在Klepcys系列上,Jean-Francois Mojon这次介绍的重新新作便是Klepcys直立式陀飞轮。

Jean-Francois是2010年度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GPHG)的「最佳表匠」得主,早期为IWC的研发部门成员,13年前成立自己公司Chronode,跟不同品牌单位合作。「以前在品牌旗下工作,腕表和机芯都需要因应品牌的性格定位而设计,自己成立公司后,可以跟不同品牌单位合作,创作的空间自然更大。」Jean-Francois说。「我大约在12岁时已经开始爱上製表。因为爸爸也是从事製表业,那时有机会在他的工作间看到很多微小的腕表零件,很讚歎这些细小的零件如何结合成一枚能够运作的腕表。」

「我其实更像腕表工程师!」

跟其他製表师一样,他在钟表学校学习了3至4年的基本技巧,然后再在真正的腕表品牌内工作,花上差不多5年时间学习如何真正製作一枚腕表。「你知道学校跟现实总有些不同,要真正落手落脚到不同部门实习,才能够全面了解,」他笑着说,「製表师其实也有很多类型,我并不是那种想要坐在组装桌上将不同零件砌成一个机芯、一枚腕表的人。我更喜欢研究和设计新技术新概念,可以说我其实更像个工程师(engineer)吧。」

由当时的小伙子到踏入钟表界23个年头,Jean-Francois製作过不少独特又瞩目的腕表,例如以往Harry Winston跟独立製表师合作的Opus系列、MB&F那些古灵精怪造型的腕表。他和他的公司Chronode团队也有参与HYT以液体显示时间的机芯製作。

「一般来说,我最多大约有5至10个研发计划进行中,30多个同事会分别负责不同计划,因应不同腕表的複杂程度会有不同,但研发过程大概需要2至3年。但相比以往,现时的电脑和机械技术令切割、模拟等工序都更容易和更精细,研发所需时间比以往能缩短一半;也因为技术提升,能令我们做到一些更複杂更需要高精準度的机芯设计。」

陀飞轮由平放改成垂直摆放

以Cyrus的Klepcys直立式陀飞轮腕表为例,腕表虽然只是将陀飞轮由一般的平放改成垂直摆放,但中间需要非常精準切割的齿轮才能令零件顺畅地运行。腕表左右两边是双逆跳功能指示时分,四日动力储存由位于表盘12时位置的球形显示。直立式陀飞轮由一道对称的孤形桥固定,而製表师也细緻地在陀飞轮框架上刻数字,当陀飞轮每分钟转动一圈时,其框架上的数字便成为秒钟读数。设计沿用Klepcys系列的枕形表壳,配方形表圈,宽44毫米,镶上弧形的蓝宝石水晶表镜,以配合表盘的弧形设计,具有放大效果。腕表分别有黑色钛金属款、玫瑰金表壳配黑色钛金属表圈款和玫瑰金三款。

除了直立式陀飞轮,Jean-Francois也为Cyrus设计入门的三针表和计时表等款式,但比较特别的是品牌面世时第一枚推出的立体月相表和后来推出的响闹报时表。Klepcys月相表由表盘设计到时间显示方式也非常有趣,立体月相在腕表的右下角,以写实的月球形象呈现,能看到斑驳起伏的环形山和深浅不定的阴影,这颗月球是固定的,在它外围是一个弧形罩,弧形罩会每天转动,遮挡部分月球来呈现月相的阴晴圆缺。表盘右上方是飞返日期显示,右边则设飞返小时指针,在每天早上和下午6时,立体的指针会自转90度,分别以黄色和蓝色显示昼夜,中间两个旋转盘显示分钟和秒钟。

Klepcys的响闹报时表则用上Jean-Francois研发的CYR1280手动上链机芯。传统的机械响闹表都会发出刺耳的响声, Cyrus则特别钻研三问表和大钟内的锤子和锣敲击的装置,将它的结构做成精密的钟表响闹功能,令响闹声音也变得更动听悦耳。可以说Jean-Francois每枚腕表的设计,也改变大家的既定想像。